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透视 > 文章 当前位置: 透视 > 文章

累死扶贫书记,改革开放第一村的小岗村为什么四十年后仍需扶贫?

时间:2021-05-25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拨开迷雾看世界 - 小 + 大

提要:只靠激发人的私心,只靠财政扶持,能够解决贫困问题吗?

小岗村作为农村改革第一村,被认为是改革开放的杰出代表。那么,著名的“大包干”,一包就灵的小农经济,成功了吗?

真实的情况是,几十年后,在国家为了树立这个典型花了无数人力物力的情况下,小岗村仍然挣扎在温饱线上,2009年还累死了派到小岗村扶贫的优秀书记沈浩。

不可思议吧?

沈浩到小岗前的二十年间,曾有好几名干部到小岗村挂职任书记,他们也想把工作干好,但是25年里没有实质性的发展和变化。

2004年初,沈浩从省财政厅来到小岗村担任党支部书记,到了以后才发现这里比他想象的要更难,基本上可以用四个字形容:

“偏”——地处偏远、交通不便。距离最近的一个县城有40多公里。

“穷”——集体穷、村民穷。集体欠外债4万多元,村民人均年纯收入不足2000元,住的都是上个世纪盖的小平房,没有工商业,依旧还是传统农业。

“乱”——班子乱。连续多年选不出健全的村“两委”班子,村容村貌乱。

“散”——人心散。缺乏凝聚村民的核心,一人一条心,只顾个人利益、家族利益和眼前利益。


这就是小岗村大包干二十多年后的真实状况:穷、乱、差,集体欠债4万,人均年收入不到2000元。

沈浩也很有感触地说了两句话:“小岗村起了个大早,却赶了一个晚集。一夜越过温饱线,20年没有迈过富裕门。

一眨眼三年过去了。

2006年的10月,以18颗红手印闻名全国的小岗村,又出现了一份98人签名按手印的“请愿书”。

摁“手印”,是农民显示决心和履行承诺的一种最真实、最朴素的诚信表达方式。小岗人的两次摁“手印”,表明了两种不同的诉求:30年前摁“手印”,是小岗人为了“治穷”而“要地”;今天摁“手印”,是小岗人为了“致富”而“留人”。他们给各级领导写信,要留住沈浩。

这三年里,沈浩呕心沥血,常年驻村工作,主要成绩有:

一、从省里争取了50万元为小岗村修路。

二、申请资金为小岗村新建了大包干纪念馆。

三、村自来水、有线电视失修,用水困难,看不到电视节目,沈书记申请到资金让群众吃上了自来水,看上了有线电视。

四、大严队有20多户住房困难,沈书记申请资金让26户农民住上了新楼房,又为友谊大道沿街的小岗人家家在平房上盖楼房。

五、为了小岗村的经济发展和长远规划,申请资金新建了小岗村农贸市场。

六、沈书记帮助村学校解决困难,并为小岗村考取重点大学的学生办理了助学贷款和奖励。

七、改变村貌,申请资金设立了村招待所、卫生院,为小岗村民的健康和就医提供保障......

看到了吧,这些全部是靠扶贫资金做到的。

沈浩还大力宣传招商引资工作、为农副产品的销路献计献策,  大量的实际工作不胜枚举。

这样的好书记,当然要留下。“请愿书”后面,是当年大包干的带头人严宏昌、严立学、严金昌等98人的签名和鲜红鲜红的手印。

小岗人的这份红手印还不只签了一份,他们一直递到县里、市里和省里,各级领导都看了,很是重视,并征求沈浩本人的意见。经过抉择,沈浩决定还是留在小岗。一是感动,二是责任。义不容辞啊!

在安徽省委选派的几千名去农村挂职的干部中,沈浩是唯一留下来的一个。当得知他又要继续留在那个艰苦的农村时,老母亲流泪了,女儿伤心地哭了,妻子难过地生气了。沈浩就和她们耐心地说明原委,最后家人也都同意了。

逢年过节,沈浩也很少回家,而是为五保户、特困户送去慰问钱物,并与他们一起欢度节日。合肥的“小家”很温馨,但小岗的“大家”更需要他。

2008年3月,小岗村与相邻的严岗、石马两村合并,成立了新的小岗行政村,下辖23个村民组,849户,3823人,沈浩当选为新的一任小岗村村委会主任。

沈浩在小岗任职的第二个三年,是小岗经济获得长足发展的三年。2008年,村民人均收入达到6600元;112户搬进了小区;被授予AAA景区,有19位农民办起了家庭宾馆和农家乐;打通了南连省城的101省道、北至307省道的小岗快捷通道,小岗去县城比原先缩短了20多公里;建成了村民文化广场、农贸市场、档案馆和办公楼,群众生产生活更为方便……

时光荏苒,2009年底,沈浩第二个任期又要结束了。

村干部和村民们反复合计,再三商议,还是要把他留下来!于是,在2009年的924日,186位村民又按下了挽留他的鲜红的红手印……

当年的大包干带头人之一的严金昌,对沈浩说:“沈书记,你3年又要到期了,我们又按了红手印,还想留你再干3年。”沈浩笑着说:“我不走了,永远在小岗了!”

没想到一语成箴,115日,沈浩累倒在宿舍里,从此再也没有起来……

沈浩来了6年,小岗村人的自私似乎还是没变。

小岗村大包干博物馆老展板


看看上面的数据,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?

115人,800亩地,人均7亩。每人每年分200斤粮食,那不是等于平均亩产30斤?请注意,小岗村不但一斤公粮都没有上缴,反而每年要吃国家的救济粮。请问,什么样的劳动制度能让小岗村一年亩产30斤?就是洒点种子完了躺着啥也不干,一年一亩地也不至于只有30斤产量吧?


大包干博物馆1966-1976的数据,你算算吧,小岗村100来人800亩地,平均一亩地每年出25-50斤左右的粮,还得国家救济30%-50%的粮食。

再看看上面这一张老展板,1978年包干到组,8个组中6个组是兄弟搭档、父子搭档、丈人女婿搭档,竟然还是没能调动积极性?这小岗村的人得是多自私?

一定要等到彻底分家单干,才有动力了?严金昌和女婿分家,15亩地就收了3万多斤粮,超过过去一个生产队的产量。从一年亩产30斤到一年亩产2000多斤,70倍的差距,请问什么样的制度差距能造成这样的奇迹?

这只能说明,小岗村的人自私到极点,宁可躺倒不干,理直气壮的吃国家几十年救济粮,也不愿意自己动手,即便是兄弟父子女婿都不行,不能吃一点点亏。

可能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大包干博物馆新的展板去掉了这些人物的亲属关系描述:

大包干博物馆新展板

所以直到三十年后,在国家为了树立这个典型花了无数人力物力的情况下,小岗村仍然挣扎在温饱线上,还累死了优秀的扶贫书记沈浩。

这样的改革开放杰出代表,真是一言难尽啊。

小农经济阻碍农业现代化。

我们都知道,团结就是力量。而小农作为个体,抗风险能力是很差的,也没有资金和实力进行农业现代化,农村农田、水利、基础设施长期吃前三十年的老本。

本来规划中要实现的农业机械化,农村集体经济解体之后,卖给谁呢?农业机械化死了,农机工业整个产业链也奄奄一息,农村发展自然也就后继乏力。

中国粮食产量增加,真的是靠分田单干的小农经济吗?让我们来看看另一组数据。

1970年代初尼克松访华,中国重返联合国,引来和西方国家建交潮,又赶上西方国家经济危机,中国趁机向美国、联邦德国、法国、日本、荷兰、瑞士、意大利等西方国家大规模引进成套技术设备。总价43亿美元,简称“四三方案”,之后在这个方案的基础上又追加了一批项目,到1977年与西方国家谈成了包括化肥、化纤、石油、化工、轧钢、采煤、火电、机械制造等方面的222个项目,总额51.4亿美元。这是新中国第二次大规模的技术引进。结合国产设备配套,投资约200亿元人民币,至1982年全部投产,成为1980年代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础。

任正非当初作为基建兵建设的辽阳化纤项目,建成后帮助解决了穿衣问题,就是其中之一。

这些项目中,就有和农业密切相关的化肥项目。


从上图可以看出,化肥用量的增加,是改革开放后粮食产量增加的物质基础。

农民分田单干,农村集体经济解体,农村合作化医疗、农村信用合作社等自然也就解体。

1976年,农村合作医疗覆盖的社队就已经达到了92.8%。单干之后,合作医疗体制1982年降至52.8%1983年,随着人民公社正式解散,覆盖面骤降至11%。到1989年,合作医疗覆盖面降至最低点4.8%,还不到30年前1958年水平的一半。

20世纪90年代初,90%以上的农民没有任何医疗保障。1998年农村合作医疗的比重仅为6.5%。政府用于农村合作医疗的补助费1999年是3500万元,9亿农村居民平均每人0.038元。(数据来源:王绍光、樊鹏《中国式共识型决策:“开门”与“磨合”》)

小农经济养不活自己,没有保障的农民只能离开家乡,成为流浪的民工。

事实上,发展的好的农村,都是靠集体经济的成功。比如华西村、南街村等等。

对小岗村进行定向扶贫的张家港长江村,就是一个例子。

七十年代,长江村是学大寨、学华西的典型,成功的创造了“三纲粮、双百棉”的奇迹,实现了农田高产。1984年,长江村走上乡镇企业发展之路,凭借“四借战略”,1989年成功的成为千万元村。1990年,长江村整合下辖10多家村办企业组建成立江苏长江润发集团有限公司。2010年,下属的长江润发机械股份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,成为苏州第一家上市的村企。

如今,8000人的长江村,拥有1家上市公司、3家规模型工业园区、3家高科技企业,资产近百亿元,跻身全国民营企业制造业500强。

长江村在90年代就定向扶贫,出资几十万为小岗村修了友谊大道,2001年还为小岗村建了80亩葡萄示范园。

小岗村也慢慢认识到了问题所在。在小岗村网站上,2009年的规划中就指出:分田单干和集体经济薄弱制约了现代农业的发展。

图片图片

这是多么痛的领悟!

小岗村的补救之道是把土地再集中起来流转,招商引资开发。不过,由于流转土地只是收每亩地几百块的租金,招商引资也是提供一些低端的打工机会,效果还是有限。

2013年,小岗村集体经济收入终于突破500万元,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1.2万元。

2016年10月,小岗村将“小岗”品牌等部分无形资产进行评估,折算成3026万元入股小岗创发公司,占49%的股份,分红归全体股民和小岗村民的医疗、养老保险及其他社会福利、公益事业。

2017年小岗村集体经济收入820万元。小岗村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8106元。

2018年29日小岗村集体资产股份经济合作社首次分红,小岗村股东将每人获得分红350元,加上村集体承担的新农合、新农保和政策性农业保险,2017年每个村民从集体经济中收益约600元。

可以说,近十多年小岗村的进步虽然巨大,但相比“改革开放40周年杰出贡献”这个巨大的荣誉,还是有很大的落差。

研究正反两方面的经验,可以发现,真正富裕的农村,都是农业集约化经营,节省下来的人力大办集体企业,发展集体经济,共同致富。

扶贫干部的感悟

有扶贫干部抱怨说:没有扶贫工作队进村扶贫前,村庄是和谐的;扶贫后,因为资源分配各种矛盾纠纷不断。过去,村里收入不多但不亏损。现在,上的项目不输血就垮,输血必亏,政治任务,只得持续地输血维持。扶贫花了几千万,却背上了一个沉重的没法放下的包袱。

有个别的贫困户还扶成了"穷棍",没有评上贫困户的,千方百计想当上贫困

很多贫困区都是革命老区。

有过十年专业扶贫发展经历的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,提出了一个问题:

“革命先辈当年进村的时候,是怎么发展党员、建立党小组、发展根据地,为前线提供人、财、物支援及大后方支持的?”

对比之下,让人万千感慨:

我们带几千万去扶贫,扶得问题多多,群众为谁分多了谁分少了争吵骂娘。我们的先辈,除了毛泽东思想什么也没有带入村庄,依靠群众、发动群众,而村民为革命事业贡献生命也在所不惜。

李昌平总结说:

一是人民群众自力更生的原则被践踏了;

二是贫困者最大的财富--尊严和自强自立的精神被践踏了;

三是越来越多的人民群众会争先恐后当贫困户,"真正的英雄"变成了"乌合之众"

人民群众是用来依靠的、用来伟大的,用利益来“说服”人民群众是低俗的!用"自力更生光荣"的思想武装人民,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式。

小岗村是离不开沈浩的,因为小岗村人民群众只喜欢能够给他们带来扶贫资源的沈浩。大寨村是不需要派扶贫干部的,因为大寨的人民群众是真正的英雄。


伟人说:

为有牺牲多壮志,敢教日月换新天

天连五岭银锄落,六亿神州尽舜尧


上一篇:臀部太大衣服缩水怎么办?

下一篇:“中巴王”少林客车倒下:二代接班,真有那么美?

豫ICP备20001403-2  |   QQ:1985635323  |  邮箱:minsheng668@163.com  |  电话:13271563385
Copyright © 2021 舆情民声网  |  关注舆情,反映民声,维护权益,促进公平!  |  www.ppzylm.com  |  业务总代理:郑州浩之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OK文库